常熟新闻网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机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闻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雪(外三首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浦君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夜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999;?#30333;,?#20999;?#39128;飞的白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并非是你所见的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只是一次天堂的呼吸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天空的玩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雪将自己沉入人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入城市乡村,山川河流,花草虫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一个王朝漂白,所有的事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并非是一次游戏,一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波亭边的戏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神明的颜色,在夜晚过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色的呼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同黑夜,是同一个世界的一部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,天空凝视大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雪色纷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堂里的鸟儿不拒绝雪的爱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拒绝啄食腐烂的事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食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夜读《魏其武安侯列传》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灌夫居长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家累数千万,食客日数百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掩卷想起孟尝君、信陵君、平原君、春申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“战国四公子”门下食客亦数千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的?#21482;?#37324;,始终有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寄居于权贵?#32531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客谋?#24120;只?#39135;谋成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往今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论谋食或为食而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良心”一?#35270;?#24658;千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的如嵇康临刑弹《广陵散》般从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亦有如向秀凭吊嵇康吕安时的孤独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碌碌尘命,境迥人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贵与卑贱在血液里生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夜读书时悟到自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是这个世界的食客之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只是有时我们远远不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?#32531;?#38634;中觅食的麻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雪夜虞山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光阴的断面中沉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虞山在今夜的大雪中安坐不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不动,大地也不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庞大的身躯及周围的事物都不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999;?#34394;拟的事与物。明清以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999;?#20197;它的名字命名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诗、书、琴、画诸种流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一批又一批热爱的灵魂牵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像今夜,白雪弹着凝固的空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弹着吴王仲雍?#22266;?#26049;的几株蜡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出轻微的“?#25104;成?rdquo;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画境一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虞山是动的,随地球而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光阴而动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只是在?#19968;?#22312;巨大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光阴的一个断面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所见的吴地地貌与文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是光阴拦截的结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各种帝国塌陷之后,留下的痕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雪夜凝视虞山,十里青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承载了吴地文化的半壁江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却在光阴的断面中始终沉睡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1168;?#38388;我感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对吴地的意义,就是我心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998;?#25991;化中的阿尔卑斯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读《黄公望传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页缓缓地溜过手指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的光线,打开一行行文字与插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开一扇通往元代的大门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平阳黄氏螟蛉之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位半痴半醉的隐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怀绝技。他常在故乡虞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湖桥下的船上,抱坛大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月光下的湖山?#30333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船下流水中,诸多空酒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撞在夜色中“叮当”的声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忆及?#37096;?#36523;世,总会一声长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依稀看见,赵孟頫在月色中隐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众画客,正在指点江南的河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这位常熟人,迷恋湖光山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将所见之处,画成《山居图》的长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1024;?#19968;段曲折悲壮数百年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谜一般的画坛奇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现在,这段历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蚀成了两颗时间的钉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?#29420;?#29282;地钉在杭州,另一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钉在台北;像两个又爱又恨的爱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能隔着一条海峡互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声明:所有来?#27425;?#24120;熟日报”和“常熟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?#22235;?#30340;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12-52778455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责任编辑:浦斐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标签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洲奥地利秒速时时彩开奖查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舞线援彩金 星际争霸电竞比分网 彩票销售 皇冠体育365 cf军用虎爪视频 熊出没水果大战央视 nba热火vs步行者 斗大援彩金 广东36选7综合走势图百度 莱特币 挖矿 电脑 中建六局三公司 皇家社会阵容 重生之篮球巨星 富裕人生电子 山东11选5遗漏360 捕鱼游戏机打码器的作用